404 Not Found

聋人网球手语翻译,这个新角色对当了7年手语老师的贺飞而言很有挑战性。原本只知道阿加西的“网球菜鸟”,在八届残运会开始前拉着爱好体育的老公恶补网球知识,现在她可以很自豪地说,“我都可以当个网球裁判了”。

今年暑假,舟山市聋哑学校手语老师贺飞接到了一个电话,八届残运会组委会通知她做手语翻译。从接到通知的那一刻起,贺飞就为这个新角色做起了准备。由于残运会的代表团来自全国各地,贺飞“重点突击”复习了下各个地方的手语名词:“如果在表达代表团的时候出现错误,就是对他们的不尊重了。”

和平常的语言一样,手语也有“普通话”,是以《中国手语》这本书上的规范为标准的。而各地的聋哑人在打手语时,会带有不同的动作特点,和语言的“地方口音”很相似。贺飞介绍:“比如同样是表达‘早上’和‘下午’这两个词语,不同地方的手语,就会有独特的手势在里面。”贺飞尽可能地让自己的手语更加规范,不过一直到比赛开始之后,她还在担心有些地方的选手看不懂自己的手语。

好在几天比赛下来,大家都能够看懂贺飞的手语,这也让她放心了下来:“这个问题解决了,我的工作就会顺利很多,这几天和选手们的交流,都没有出现什么问题。”

作为网球的手语翻译,不仅要懂手语,还要懂网球知识。贺飞以前对网球的了解有限,只是因为喜欢美国选手阿加西而看过网球比赛:“那时候基本就是看热闹,看阿加西有没有赢球,就是一个球迷。”为了恶补自己的网球知识,贺飞打起了爱好体育的老公的主意。有不懂的网球问题,贺飞就会问老公。国庆期间正好在打中网,贺飞就每天拉着老公一起看,看到后来,贺飞不仅对网球知识越来越了解,还喜欢上了这项运动:“以前我打过网球,但力量不够,就改打羽毛球了。现在我对网球又有兴趣了,这次工作结束后,回舟山我准备再拿起网球拍。”

贺飞在比赛时经常会帮助裁判和运动员进行沟通,几天比赛翻译下来,她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胜任这项工作了,甚至开玩笑说:“我现在当个网球裁判都没有什么问题了,哈哈。”

贺飞是舟山市聋哑学校唯一一个参加八届残运会工作的手语老师,对于这样的机会,贺飞感到非常珍贵:“这是我们省举办的一届很重大的比赛,能够参与我真的觉得很荣幸。”刚到杭州时,比赛还没有开始,贺飞对比赛的渴望程度都不亚于运动员:“那时候很想比赛早点开始。现在比赛开始了,你看我的精神都好多了。”参加残运会让贺飞感到很荣幸,几天工作做下来,贺飞还有意外的收获。浙江队有一名选手胃疼得厉害,教练都劝这名运动员赶紧去看病,这名运动员却坚持去比赛,晚上才去医院。贺飞透露:“她的脸都很白了,我晚上陪她一起去的医院,看到她这么坚强,我感动得都想哭了。”

“这些运动员平时看起来很文气,但一到球场上,每个人都很拼命。”贺飞说:“我觉得他们的精神,很值得包括我在内的健全人去学习,我想这样的精神,也正是残运会想要追求和表达的。”(都市快报)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